徒步天山 DAY 2

第二天清晨,一缕彩色的阳光洒在营地。虽然花没有开,草没有绿,但轻轻的水声、山中的鸟鸣、白色的积雪,让人深深陶醉在自然之中









环保是驴友的责任,烧掉能烧的垃圾,其余带走,严重鄙视那些将瓶子、塑料扔在路上的人。



水磨河早晨















早饭过后整理行装继续行程,一路在沟谷中穿行,比前一天的更难走,泥的、土的、草地的、积雪的、石头的、羊粪的…我这辈子(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在一天之内走过这么丰富的路,所以一路都没敢把我那个大个的相机拿出来,以后徒步还是带个Sony T33,肯定比带D70有用很多。











副领队 小黄



领队 老庞





终于登上天池达板,由衷的开心,无与伦比的成就感,虽然精疲力竭,但却有一路的风景和一路的朋友。























一路下山,经天池,再下到小天池,在小天池终于上了回程的汽车。









我们酱紫等车



然后又酱紫腐败,因为我们都背着老大一个包走进店里,店里的人把我们当成外星人一样注视着,台酷了!



我特仰慕的公爵夫人说:徒步靠什么,不是体力,毅力。因为有着毅力我们几个第一次参加的新驴、舞者老师,顺利的完成了穿越。
除了毅力,再补充一点就是朋友,来新疆三个礼拜,深深感觉到新疆人对朋友的真诚和热情。来的时候觉得到新疆我只要带两样东西回去就够了,照片和回忆(顶多再带点新疆的水果),现在觉得需要再加上一样:朋友。
谢谢所有这次同行的山友,很高兴能与你们同行,下次有机会阿拉再继续走。

活动网站小羊军团:

活动召集贴及路线说明

参加驴友名字及财务总结

我的作业

徒步天山 DAY 1

来乌鲁木齐出差3个礼拜了,一直被笼罩在乌鲁木齐的大雾之中,一次朋友发短信问我新疆怎么样?也只能回答说:和上海也差不多,挺大一城市,雾挺大的。
上周看了电影《摩托日记》,24岁的瓦格纳骑着摩托穿越美洲大陆,同样24岁的我整天窝着上网看电视,看着摩托车在广阔的天地间向远方奔驰而去,深深为止打动,再也无法忍受窝居在钢筋水泥的城市,有一种冲动去看看白皑皑的雪山,大片大片的松林。

在网上找到乌鲁木齐有名的户外组织–小羊军团,当地同事也是老驴小三帮忙在小羊军团报的名,装备也都是问他借的,出发的前一天晚上将打好的登山包往身上试背了一下,我靠,真TMD重,但这个时候我真的已经不担心什么了,如果走不动那就爬出来呗。

出发地–哈熊沟



我们在山间行走。以前在驴友论坛看到这种照片都是满怀仰慕之情,现在能出自自己之手,感觉自己实在是……台伟大了~~~



远处的那棵消息树就是我们的目标,哈熊沟达板



在哈熊沟达板上稍作修整,眺望雪山



一路翻山越岭,四个小时后终于攀上水磨河达板。







水磨河就在山下,今天的目的地不远了。





石头里长出来的老树



开始在水磨河边上的林子里安营扎寨



因为我没带帐蓬,晚上挤在吴挺大哥的三人帐里,还让我这头新驴睡中间位置,十分感谢。







就地取材,地上的那些干木头被我们拿来当长椅、点篝火







日薄西山后,晚上的腐败活动正式开始,大家围这气炉吃火锅,喝着从矿泉水瓶子里倒出来二锅头,热闹得很,漫步悠哉哉地烤着他得手套,舞者老师给大家唱好听的歌。







酒足饭饱后,天也一下子暗了下来,点着篝火取暖,唱歌,讲笑话





狂汗系列(一)什么是什么

来乌鲁木齐没带几件衣服,而且都是冬天的,现在天气渐渐热了,于是中午去森马(Semir)买了件衬衫

回公司后一同事,河南人,指着带子说到:买了件什么?

答曰:买了件衬衫

同事:是,我说你买了件什么。

答曰:真是件衬衫

同事:不是不是,我是说你买了件“森马”

汗,我咋听他都是在问我买了什么

域名续费

前两天发现自己的网站因为域名过期不能访问了,忙去找原来的服务商西陆续费,谁知它丫的不提供续费服务,没办法的情况下只好找其它服务商,可是事情似乎比想像的复杂得多。

在其它服务商网站上查询 ericfish.com 已被注册,难道才过期两天就被别人注册了?

于是打电话问,被告知域名在过期后80天内是处在一个保留期,即不能被重新注册,只有原来得服务商可以续费,且不能做转移到另外的服务商

完了,难道西陆不帮我续费我的域名在三个月内就不能访问了?

继续查 ericfish.com 现在的归属发现它在 Bizcn.com,就访问了这个网站,然后打了一个小时电话才终于找到续费的办法。

原来西陆只是 bizcn 的一个代理,其实我的域名是 bizcn注册的,所以我现在最简单的方法就是由 bizcn 帮我续费,不过价格是150元一年(原来在西陆是90一年的),要么就得等域名失效再重新注册。

我选择了前者,所以现在网站已经能够正常访问。

但说实在的还是觉得很不爽,不仅因为价格,主要是过程中自己也搞不清域名到底是属于谁的。
在将域名从西陆转过来的过程中 bizcn 竟然要西陆确认是否同意转移,也就是说如果西陆不同意,或者西陆还要问我收钱才给我域名,那我也没办法。

域名明明是我注册的,但所有权竟然是西陆的,还好偶不是名人,否则说不定也会像tianliang.com那样被拍个十万八万的

冰雪天池

衣服上还留着吐鲁番的沙砾,今天又跑去感受天山天池的冰天雪地,新疆气候变化的神奇与美妙简直无法用语言来描述。

山下的雾凇,车上拍的,开始还真担心山下这么大雾,会不会到上山啥都看不见


Photo by Nikon D70


Photo by Nikon D70

没想爬到半山时,雾气渐散,愈往上空气愈加干净清澈,在盘山公路上往下望时只见山间云雾缭绕,令人心旷神怡

冬天的天池,群山间的一块巨大的冰块,海拔1900m


Photo by Nikon D70

冰块做的滑道,不过因为冰面已经开始化了,安全原因拆了,没能上去划一下。


Photo by Nikon D70

远处的雪山,不知道为什么我总觉这画面很熟悉,好像很小的时候就见过,可能在某张照片中或者梦中


Photo by Nikon D70

天池一角,因为没人涉足,白得像一湖牛奶


Photo by Nikon D70

天化成两瓣,一半留给白云,一半留给蓝天


Photo by Nikon D70

雪山上翻卷着的白云


Photo by Nikon D70

一道裂缝滑过巨大的冰面


Photo by Nikon D70

骑马爬到山顶


Photo by Nikon D70

天上的云像带子一样


Photo by Nikon D70

几个巨大的冰块堆叠在一起,太阳一晒,化了,便成了冰雕


Photo by Nikon D70

吐鲁番,二十多度的冬天

八点多起床的时候乌鲁木齐还刚天亮,仍然是大雾,三月份在新疆算起来还是冬天,新疆的冬天如果还有一个热的地方,那就是吐鲁番。
车子出乌鲁木齐一段路后经过一大片的风车群,亚洲最大的风力发电站,这里是一个风口,坐在车里就能听到外面风声呼啸,高速路都是沿着风的方向的,打弯的地方会有大大的警示牌,上面有小心横风的提醒。

Photo by Nikon D70

然后经过著名的达板城,但没望见一个达板城的姑娘,据说现在达板城的姑娘不漂亮了,一种说法是漂亮的都去乌鲁木齐了,另一种说法是听了西部歌王王洛宾的歌后真的真的不嫁别人,只嫁自己人,近亲结婚导致人口素质下降,当然这种说法比较的汗。。。

一个多小时后车子到达吐鲁番,先映入眼帘的就是这些葡萄蓬,晒葡萄用的,晒干了就成了著名的吐鲁番葡萄干,现在这个时候葡萄藤还没上架子,所以基本上看不到葡萄,在一摊子上尝了几粒葡萄干,特别的大和甜,据说因为这里不下雨,所以葡萄里含的糖分反而更多。

Photo by Nikon D70

吐鲁番地区的维吾尔族人较多,但年纪大点的男性大多懂汉语,下去问路的时候这位老大讲得很有意思,他指着马路中间的黄线道:“黄线不要丢,这个样子一转,再这个样子一转,到了。”

Photo by Nikon D70

照着维族老汉的指点,来到世界上最大的土建筑城市–交河故城,所谓故城而非古城,因为很久以前它已经成为一个无人的城市,一座废都。

Photo by Nikon D70

该城建于二千多年以前,属于一个叫车师的国家,毁于公元13世纪的战火之中。

Photo by Nikon D70

交河人在那场战争的最后,把妇女、儿童全都沉到了井里,以免他们遭受残害和被奴役。

Photo by Nikon D70

历史是何等残酷,只留下些残垣断壁矗立在黄土之中。

Photo by Nikon D70

城被一圈峡谷一样的河床围在里面,本是易守难攻的地方,现在河床早已干枯,但生了好多杨树在上面。

Photo by Nikon D70

当时的佛寺

Photo by Nikon D70

走着走着觉得,在这里想像力远是不够用的,如果有虚拟现实的技术能再现千年前的情景,看看这是座多繁华热闹的城市

Photo by Nikon D70

下一站,额敏塔,也叫苏公塔,新疆最美丽的建筑物之一。
藏羚羊上描述到:它的建造者使蓝天也成了塔的组成元素之一,塔的土黄色在天空下面像树脂一样浑然、富于圣洁感,而天空的蓝色也因此加深。

Photo by Nikon D70

在塔下的渺小的偶

Photo by Nikon D70

到吐鲁番必到之处,西游记中的火焰山
吴承恩的书中写道“西方路上有个斯哈哩国,乃日落之处,俗呼天尽头,这里有 座火焰山,无春无秋,四季皆热。火焰山,有八百里火焰,四周围寸草不生。若过得山,就是铜脑壳、铁身躯,也要化成汁哩!”

Photo by Nikon D70

关于火焰山的传说之一:当年美猴王齐天大圣孙悟空大闹天宫,仓卒之间,一脚蹬倒了太上老君炼丹的八卦炉,有几块火炭,从天而降,恰好落在吐鲁番,就形成了火焰山。山本来是烈火熊熊,孙悟空用芭 蕉扇,三下扇灭了大火,冷却后才成了今天这般模样。其实,火焰山是由侏罗纪、白垩纪及第三纪砂砾 岩和红岩泥构成的,年龄距今有两万万岁了。

Photo by Nikon D70

关于火焰山的传说之二:维吾尔族民间传说天山深处有一只恶龙,专吃童男童女。当地最高统治者沙托 克布喀拉汗为除害安民,特派哈拉和卓去降伏恶龙。经过一番惊心动魄的激战,恶龙在吐鲁番东北的七角井被哈拉和卓所杀。恶龙带伤西走,鲜血染红了整座山。因此,维吾尔人把这座山叫做红山,也就是我们现在所说的火焰山。

Photo by Nikon D70

骑骆驼的小女孩,吐鲁番之行我最喜欢的一张照片

Photo by Nikon D70

一头安静的骆驼,毛茸茸挺有趣的。

Photo by Nikon D70

在吐鲁番,感受二十多度的冬天,觉得很庆幸没有夏天过来。。。

Photo by Nikon D70

回来时在离乌鲁木齐不远的柴窝铺吃饭,这里是大盘鸡的故乡,整条街都是大盘鸡的店,美味呀~~~

飞机 天河

一个没有写作欲望的人,喜欢把几个礼拜前的事情拿到几个礼拜后写

3月4号的凌晨,一个人在郑州机场的候机厅,等着重新登机

飞机在青岛机场延误8个小时,间停在郑州,而到乌鲁木齐还要再飞4个小时

重新起飞后,乘客们多数沉沉睡去,机舱里安静得很

睡不着,刚才降落时耳朵很不舒服

我特地要靠窗的位子,是想看飞机下广阔的地貌

把脸贴在玻璃窗上看外面

第一次在万米的高空看星星闪烁

天河像一条带子,正南正北的挂在天上

乌鲁木齐大巴扎

乌鲁木齐真是个异域,挺好的,除了大雾
因为现在正是化雪的季节,加上市内的暖气流上升导致
时差比上海晚两个小时,不过这个很不错,适合我这种很晚睡的人

晚上去了趟大巴扎,很热闹
巴扎在维语里面的意思是市场。
大巴扎就是一个汇集了维吾尔族和回族的大集市,乌鲁木齐的大巴扎差不多就相当于是上海的城隍庙
对面就是二道桥市场,晚了了,这个以后再去,先放上大巴扎的照片


Photo by Nikon D70


Photo by Nikon D70


Photo by Nikon D70


Photo by Nikon D70


Photo by Nikon D70


Photo by Nikon D70


Photo by Nikon D70


Photo by Nikon D70


Photo by Nikon D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