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PF中Style和Template的区别

在Nikck Thuesen的blog上看到一篇好文,很清晰的解释了WPF中Style和Template的区别。

先来看Style:

假设我们认为下面的这个东西是一个按钮

我要对它进行一些配置,即设置它的一些属性

如果我需要很多相同的按钮,就需要重复设置这些属性

其实我们只需要在Resource中定义一个Style,就可以将它应用到所有按钮

所以Style就是用来减少重复设置相同的属性。

接下来是Template。Template决定了按钮到底长什么样。

其实按钮本身并不关心自己的样子(Visual),只要能按,它就是按钮。

定义Template并应用到按钮的Template属性,可以让它们变成另外一个样子。

最后,因为Template也是一个属性,所以可以在Style中定义使用哪个Template。

规划

前些天和大学、高中同学聚会,感觉我们这一批人到了这个阶段差不多是经济压力最大的时候。股市自然是一个不可避免的话题,不过我对这条发财致富道路并不感冒,因为并不想成为那个持有高价烧饼的路人

最近业余时间主要花在学习WPF上面,确实是我感兴趣的、也很符合我今后个人发展方向的技术。

打算把 playwithvista.com 做成一个像thirteen23这样的Studio Portal。也就是打算自己成立一个长尾理论里提到的小作坊。

另外用Google Reader共享了我正在阅读的WPF文章,地址:http://www.google.com/reader/shared/11202766989666254576

以后会在这里多写对于未来软件的思考。

似乎最近没时间去拍照了,photoblog只能停一段时间了,毕竟这些高层次需求还是要等低层次的被满足了后才需要去考虑的。

另外还有很多事情要规划,如理财。虽然未来不可预料,但人生还是需要规划的,而且越早越好。

工作的三个阶段

一个好的领导者的周围常常有一种激励员工的气场。

今天惠普中国的老大振耀来我们site做coffee talk,谈到他对工作的三个阶段的理解:

stage 1, 为了现实工作

stage 2, 为了现实选择自己喜欢的工作

stage 3, 为了理想工作

52岁,振耀将要离开惠普去实现他的第三个阶段。

于是想到自己,希望也可以让第二阶段尽量长,让第三个阶段尽量早。

不过毕竟自己还有很长的路要走,踏好每一步才能完成从量到质的阶段性变化。

last.fm

总有些网站是曾经你经常会去,后来渐渐不去的。当有一天你再去的时候,有些你觉得它还是和你离开它的时候一样不求上进,比如chinaren、猫扑,但也有些会让你有惊喜,并再一次放到浏览器的收藏夹里,比如last.fm。

看到livid的一篇文章讲到last.fm,想到自己曾经有一段时间是它的忠实用户,后来因为自己还是听中文歌比较多,而它对中文曲库的支持不好就渐渐不用了。 

今天再去的时候,才发现它已经有了中文版,试着登录了一下,以前帐号还能用。自己的注册时间2004年4月13日,应该算是第一批用户了。挺不错的,功能比以前单纯收集资料强了许多,尤其喜欢相似艺术家的电台功能。

另外最近还在玩的一个网站Wakoopa

一个从形式上与last.fm挺类似的网站,只是是把音乐换成软件。

eric’s 24 hours

24 Hours in Flickr was taken on May 5, but this is for my May 7, 2007.

Taken with my phone sony-ericsson k700, lomoize with photoshop actions.

9:00 – 阳光与被子

10:00 – 笔记本与键盘

11:00 – 长尾理论

12:00 – levi's & red slipper

13:00 – 初夏的宁静的午后

16:00 – 八佰伴对面的纸片楼

17:00 – teamate

18:00 – 霓裳

21:00 – 夜色与灯

22:00 – 安静的地下铁

xx:xx – It's hard to tell that the world we live in is either a reality or a dream.

骑车散记

自从公司搬到张江后,就去买了辆电瓶车每天骑着上下班。浦东龙东路的自行车道相当的宽敞,在上面骑的人也很少,所以骑起来十分轻松,就有了很多东张西望的时间。而事实证明,只要你能够一直保持东张西望的状态,你总会发现不少好玩的事情。

(一)

在这条路上骑电瓶车的人居多。电瓶车由于限速的原因,其速度都差不多。而因为速度不快,所以大家都是用最大的马力前进。

于是这也就导致也许你的速度只会比你前面那辆助动车快一点点,而如果你要超过他,你需要非常长的一个时间。在这个时间里面,你和这个陌生的骑车人将保持在一个距离很近的相对速度几乎为零的并行的状态。你可以很仔细的打量对方一番,从长相到穿着,或者对方的电瓶车的牌子等等。

但每次处在这样一个状态的时候,我就会想笑,因为我总是会不自觉地想到臧天朔的那首歌:朋友啊,朋友…

(二)

不过也有某些家伙的助动车拆除了限速器,于是他们就能很有优越感的从我的身旁一掠而过。不过事实证明经不起我打量的助动车都是危险的。

前几天就看到一个家伙用飞快的速度超过了我,不过前面正好有一辆汽车打弯,他刹不住车只好往右边上转,然后就直接冲到草丛里去了…

(三)

有冲动型的,自然也会有稳重型的。有一次看到一个家伙用一种相当诡异的姿势骑着电瓶车。

他一边开着电瓶车,一边侧着身子坐着,把一只脚搁在另一只脚上(俗称“二郎腿”),右手扶着车把,左手很泰然地放在大腿上。

当然他开得不快,所以我很快超过了他。安全起见,我没有回头去看他后来又干了什么,不过我想以他的车技,也许会从口袋里拿出一本口袋书看起来,或者干点更厉害的,从包里拿出一碗方便面吃起来也说不定。

(四)

在上海骑车,没有自行车道是个问题,但自行车道太宽了也是一个问题。因为每每到下班的时候机动车道拥堵总是把没有耐性的司机驱赶到宽敞的自行车道上来。一般来说骑电瓶车的人对此也无可奈何,让让过算了。但有一次一队运送建筑材料的大卡车也开了进来,第一辆过去就扬起一片灰尘,留给我吃灰。于是我一时气愤,就也干起了螳臂挡车这档子事情,接下去第二辆卡车就被我挡在身后慢慢的行了好长一段路。

就在快要到下一个路口的时候,迎面骑来了一位很有正义感的中年大妈,非常地挺我,她冲着我身后的卡车司机破口大骂:“^*#$%!,对,不要让它,应该在什么地方走都搞不清楚,真^*#$%!”

不过让我觉得最好笑的是,这个阿姨似乎自己也没搞清楚自己应该在什么地方走这个问题 🙂

我的fishbone头像收藏

如果读过欧阳应霁设计私生活,就会发现收藏一类东西是一件很有乐趣的事情。

莫名其妙就养成了收集fishbone头像的习惯。

第一张是自己设计出来做为_blank的logo,放了好几年了,所以有时候看到一些朋友给这个地方做链接的时候就很直接地把这里冠名为“鱼骨头的blog”。

第二、三张是自己拍的,都在不同的地方。第二张是在丽江买的茶马古铃,摄于云南昆明的旅馆,现在挂在我的窗子上。第三张是在雅江买的藏族挂饰,摄于四川成都的旅馆,回来后送给了鸣鸣。

后几张都是在网上看到保存下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