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富的衍生规律

今年的鞭炮声似乎特别厉害,据说是因为年前的股市好得不得了,大多数人赚钱了,所以都心情特别好,放放鞭炮庆祝也就不可避免了。

聚会饭桌上的话题自然也离不开股市,不过我对这个并不感冒。除了我父亲的一句话我觉得好挺有道理的:什么时候应该入市应该看交易所门口那个卖茶叶蛋的老太,如果她一段时间没去那里摆摊就可以入市了,如果她生意冷清说明入市的风险比较低,如果生意还不错说明做做短线还可以,如果她也给你推荐哪只股票比较好,那你还是快点把手里的股票抛掉吧 🙂

卖茶叶蛋的老太让我想到了财富的衍生规律。因为听说行情大好才挤进去,还不如想想有什么因为行情好所产生的连带机会。

1848年,加利福尼亚发现了黄金,然后掀起了淘金热,后来一个叫米尔斯的人成为热富翁,但他从来没有采挖、淘洗过1盎司黄金。他只是向淘金者出售铁铲等淘金工具,还开办热一家银行供淘金者存储获取的财富。

所以一直觉得财富这种东西不是靠运气,而是机会,和时间密切相关的机会。

去年我父亲试用过一款炒股软件,我帮他安装的。因为软件集成了一些据说是以前只有大的庄家才能看到的数据,所以说是只让试用一个月,然后需要交900元一年才能继续使用。当时的市场还很一般,用了这个软件有了这些数据也未必就能够赚钱,所以很显然没有什么人会去花这个钱,于是这个号称要收费的软件一直被我父亲试用至今。

如果换个股民热情高涨的时间推出这个软件,配合煽情点的宣传,我觉得效果会好许多,就算别人未必是因为这个软件赚了钱,但既然赚到了,谁又会在乎那么多呢。

最近因为经常被输入关于股市的言论随便写写感想。

年初五迎财神,我打算把箱子里的3M耳塞拿出来备用^^

WAL*MART

今天终于去了趟我家附近新开的、广告贴满整条临沂路的、有着号称五公里死亡圈的、财富五百强老大WAL*MART。

最后买了一盏麻雀灯、一个飞利浦灯泡、一个文件夹、两盒龙凤的奶黄包,和在里面的Baleno买了件衬衫,总体感觉也确实没什么特别之处,和当年第一次去易初莲花时的新鲜是完全不同了。

我家附近开大卖场象我妈这样的资深买家是最开心的了,她以前就常和一幢楼的阿姨们相约同行去易初莲花或者乐购之类的地方,那基本上是她们的社交场所+打发时间的地方。
所以7月28号开张第一天一大早她就去过了,并带回来一个并不算好的消息“里面的东西并没什么便宜”。

上海人是喜欢“轧闹忙”,据说WALMART开张第一天去了十万人。
我做车路过的时候看到出口的地方出租车都排着长队,所以说如果那些大包小包坐上出租的人都是打着省钱的名号过来的话,那就真是很奇怪了。

早前我就去过广西南宁的WALMART,还有昆明的WALMART。
那是一些找个小超市也挺不容易的城市,但却早就有了WALMART,以至于当地朋友听到说WALMART一直没有开到上海觉得很不可思议,或许这就是沃尔玛的小镇战略,在南宁和昆明WALMART都是在市中心最热闹繁华地段,上海的话要么开在南京路。
我发现的另外一个WALMART独特之处是所有WALMART统统是只能先直接上二楼,再下到一楼,然后要横穿过整个一楼才能到收银台,这样就算只买门口附近的一个小东西也不得不在无数手推车的夹缝中穿过整个卖场,然后说不定还会被沿路瞄到的优惠商品吸引。

眼镜的价格底牌

原来的眼镜镜片毛了,下午受老爸指示跑去浦东上南路上的百元眼镜店,配了副新的眼镜,本来是不高兴跑那么远的,不过籍此第一次认识到眼镜原来是如此暴利的行业,也算没白费时间。

付钱的时候以为镜架100镜片100,就给了店员两张100元,店员开玩笑说给100元小费也太多了,然后指了指招牌说他们是百元眼镜,镜架+树脂镜片一起100元,镜片度数只要在800度以下都是这个价。
可能是以前在美式眼镜城、在吴良材,五六百的眼镜配多了,真没想到会这么便宜,反而对其质量有点怀疑,回来在网上查了下才知道这个所谓的沪上第一平价眼镜店是真的确有其事。
“百元眼镜店”的出现,暴露出某些眼镜配件尤其是关键材料的真实“底价”,而这些配件或材料的对外零售价以往是通过行业约定“一致对外”的。所以它这么做一方面是打破了所谓的行业规则,另一方面也是行业竞争的必然结果,和电脑芯片一样,奔腾和赛扬的并存并不冲突,而赛扬也并非是劣质产品。

另外也明白了为何在生意场上的双方总是拼命掩盖自己的底牌,赚你的钱就是因为你不知道我的底牌。
既然底牌已经掀开,原来那些靠底牌猛赚的老字号们这回要头痛了。